再過一個月,就是三鹿毒奶粉事件案發6周年,而72歲高齡的三鹿集團前董事長田文華已由無期徒刑減刑為有期徒刑18年,再過兩三年或許可以保外就醫。田文華減刑的具體緣由,似乎成了一個不能對外公佈的“機密”,擔任過田文華代理律師的楊旭升表示,田文華獲減刑連司法系統也沒有多少人知情。(7月31日《重慶青年報》)
  都說中國人健忘,但是有一件事中國人很難忘記,那就是6年前的三鹿奶粉事件。別說才過了6年時間,就是60年之後,只要說到食品安全,“三鹿”兩個子恐怕依然難以從國人心頭抹去。這不是記不記仇的問題,有些事情忘記了,就是對良知的背叛。
  當年查處三鹿事件,除了幾個被判死刑的奶農,就數田文華領刑最重。饒是如此,很多人依然覺得不能解恨。如今得知她被減刑,並且兩三年之後就能保外就醫了,如此“噩耗”的確很難讓人接受——這讓那些因食用三鹿嬰幼兒奶粉而致死、致病的患兒和他們的父母們情何以堪啊!
  田文華被判無期當然是罪有應得,但若平心靜氣地想一想,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,只要罪不致死,而且在監獄里確有悔改或立功表現,符合法定減刑條件,那麼別人可以減刑,她為什麼不可以?
  人們之所以不能“放過”這個老太太,甚至懷疑她的減刑背後有貓膩,一是因為被三鹿事件傷得太狠,二是沒有人能告訴我們田文華因何減刑。河北省女子監獄負責人聲稱“減刑完全按流程辦理”,卻說不出或不願意說出田文華減刑的具體原因。
  若再聯繫三鹿事件本身及其從未消停的餘波,田文華減刑委實大有引人浮想聯翩之處。
  當年因三鹿事件而被問責的官員,從國家質監總局局長,到石家莊市委書記、市長,再到各有關職能部門負責人,總計不下數十人。2009年之後,多名因三鹿事件去職的官員陸續復出,時至今日,涉事官員差不多都重新上崗。這就很有意思了:三鹿事件既因企業無良,也是監管不力所致,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,如今問題官員都復出了,且毫髮無損,官兒照做,怎麼好意思讓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繼續蹲大獄呢?
  此外,當年往牛奶里添加三聚氰胺並非三鹿的獨門秘方,而是整個奶製品行業的潛規則,先後被查出有此劣跡的包括蒙牛、伊利、光明、雅士利等多個國產品牌,“民族乳業”幾乎整體淪陷。現如今,三鹿早已轟然倒塌,掌門人也身陷囹圄,而當初的“共犯”們卻一個個都安然無恙,有的還風光無限地登上了“變4”——兩相對比,怎不令人感喟,繼而生出惻隱之心?6年前就有輿論指出三鹿充當了整個行業的替罪羊,如今給“風雨一肩挑”的田老太太減幾年刑,也算是“人之常情”吧!
  總之,讓田文華坐穿牢底,在某些人看來的確於心不忍。凡事不能做得太絕,與人方便就是給自己留後路,因此關進去坐幾年也就差不多了,對各方面都是一個交代。
  當然,以上只是揣測。田文華究竟因何減刑,類似的事情普通百姓總是搞不清,也沒人告訴我們。就像我們總是搞不清某種食品有毒沒毒,但是還得吃。
  文/儺送  (原標題:官員都復出了,田董還關得住嗎?)
創作者介紹

乞丐王子

jj33jjak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