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山網訊(記者張丹輝 通訊員岳佳報道)“終於可以鬆口氣了。”當民警出現在馬超(化名)面前時,馬超只說了這一句話。
  1994年12月的一天,馬超酒後與小酣化名)在霍城縣蘆草溝鎮的一商店門外發生爭執,馬超用隨身攜帶的匕首將小海胸部捅傷,致其急性失血性休剋死亡。從此,馬超亡命天涯,隱姓埋名,先後在青海煤窯挖過煤,在西藏的深山淘過金,在鐵路上當過工人……
  酒後殺人
  6月8日,記者在霍城縣看守所見到了馬超。45歲的馬超看上去平靜、輕鬆。“早晚會有這麼一天,被抓捕後,我反而覺得一身輕鬆,終於不用再逃了。”
  馬超說,他至今也想不起來那把匕首是如何捅進小海的身體的。只記得那天他喝了很多酒,一直到下午7點才回家,肚子很餓家裡卻沒人,他又出來到了離家不遠的一個小商店,在小商店門口遇到了小海。小海是他多年的朋友,當時兩人發生爭執,到底因為什麼爭執,他現在一點也想不起來了。
  “當時,我拿出刀子,聽到小海說,刀子進去了,之後小海便倒在了地上。”馬超被小海的話驚醒,趕緊跑進小商店,喊人救救小海。隨後,馬超便倉皇逃跑,這一逃就是20年。
  狼狽的逃亡之路
  在看守所,馬超向記者講述了20年來的逃亡之路。案發後,馬超搭車來到烏魯木齊市,在烏魯木齊逗留幾天后,又先後逃到和田、敦煌、蘭州等地。無論到哪裡,馬超總是提心吊膽,看到警察都躲得遠遠的。沒過多久,馬超身上僅有的七八百元錢很快就花光了,為了維持生活,也為了躲避抓捕,馬超來到青含躲進了深山,在深山的煤窯里挖煤生活。這一躲,就是好多年。
  後來,馬超來到西藏,他不敢在城市停留,通過朋友介紹,又躲進深山,在深山裡挖金子。馬超說,他們每天天不亮就起來幹活,一直乾到天黑,每天只有20元工錢。一天下來,累得直不起腰。
  “日子很苦,也特別想家,想父母,但是不敢回,我也想多掙點錢,給受害人的家裡一點補償。”說到這,馬超低下了頭,半天沒有言語。
  在外的日子渴望親情
  由於想家人,馬超想離家人近一點。在山裡藏了七八年後,馬超走出了大山,回到哈密工地乾小工。多年沒回家,沒見過父母,也沒有家人的任何消息,思念心切的馬超,在一個黑夜悄悄回到家裡,看望了年邁的父母。當時,父母勸他到公安部門自首,但他始終下不了決心,也不敢面對牢獄生活。帶著對家人的不舍,在家裡陪了父母一個星期後,他又悄悄離開了。
  2002年前後,馬超從哈密來到昌吉,在昌吉租了房子,他不想再東奔西跑了。馬超說:“選擇昌吉,是因為又可以離家近一點。逃亡這20年,我悄悄回過3次家,父母的年齡慢慢大了,兒子卻亡命天涯,想起來心裡非常不好受。”
  當記者問起這麼多年在外有沒有女朋友、有沒有想過結婚時,馬超告訴記者,在昌吉打工時認識了一個女孩,他非常愛這個女孩,他們在一起相處了5年,他不敢說出真相,也不願拖累這個女孩,最終還是和她分手了。女孩始終也不明白到底為什麼,想到自己身上還背著一個命案,馬超還是狠心地讓她離開了。
  抓捕歸案
  近期,霍城縣公安局刑偵大隊接到線索反映,犯罪嫌疑人馬超回家了。民警立即對案件進行了梳理,經過大量走訪調查,併在烏魯木齊公安局的協助下,在瑪納斯縣城一工地上將其抓獲。馬超將接受法律的嚴懲。
  馬超在採訪中說,這麼多年,心裡一直背負著一個沉重的擔子,愧疚和自責壓得他喘不過氣,想找人說說都不敢,現在終於可以鬆口氣了。  (原標題:新疆霍城縣一男子酒後殺人逃亡20年終落法網)
創作者介紹

乞丐王子

jj33jjak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